目前國內現有33家醫院,加入的美國病安運動基金會(PSMF)主導的0X2020運動~在10月的會訊中,他們推出的重要話題即是"APSS#16=PERSON & Family Engagement(簡稱PFE)",與國內的病安週主題也很搭,有興趣的格友可直接詳閱該網站,以詳細瞭解。

格主相信,這與多起最近出現在媒體的新聞有些關連,因此以下擬跟各位格友談談,PFE會影響疫苗注射安全的一些問題。

PFE到底是什麼?

有時又稱為”PATIENT and family engagement“,因為Person只是代表一個個人身分(Individual identity),不一定有病,如後述打流感疫苗的健康人,反正就是「 三方」 work together in collaboration,而且Patient and Family-centered Care,及單純叫做Patient-centered Care。

兩者多年來也有幾乎被視為同義語的趨勢。

專家說如果對10個美國人問及PFE對他們而言是什麼?你可能會得到12種答案~這個在美國社會很受重視的議題,曾在 Forbes雜誌上被比喻是21世紀的暢銷藥(Blockbuster drug in the 21 century),可想像它能影響的層面會有多大。

再想想看,他們推估有5%的門診病人是被誤診,約有10%的病人沒有遵從醫囑,而發生藥物不良事件或更多「用藥錯誤」,其他還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醫療錯誤源自「醫病溝通」沒做好。這些傷害事件有很多都是可以預防,只要病人/家屬有積極參與醫療,所以PFE可直接或間接受到醫院政策、制度規範、SOP、三方或個人的健康知能、教育程度的影響。

院方對PFE的重視態度通常可從領導者的風範與投入看出來,除了Person & Family可自己積極去爭取受尊重以外,院方能製造機會,主動邀約參與也是一樣重要。

醫院不應只把他們當作顧客而已,還要視他們為夥伴,充分合作才比較不會出錯,這是有CMS的Data可以佐證的。病人及家屬可以參與醫療的範圍確實很廣,在國內的所有病安八大目標裡面,都有其應用範圍。

從CMS的研究報告得知,PFE可以增加病人滿意度及經驗,積極參與醫療的病人比較不會跌倒,及出院後重住院甚至壓低醫療花費,這與在台灣套用SDM一詞,隱藏有實證的文獻,推銷自費項目的情形不一樣。
換言之,PFE可降低各種醫源病(Hospital Acquired Conditions)的發生率是已經有成績單,不可否認,其意義比SDM重大太多了。

美國MedStar Health 的専家建議,要評估病人的健康知能,給病人做出院衞教時,要使用Checklist,病人積極參與病床邊的交班,醫院使用各種工具支持SDM並重視給藥安全,此外也有參與醫院營運及品質改善的民眾及病人安全倡議者(Patient Advocates)。

這些都是從代表性的Framework(Carman framework 2013,HIMSS framework 2014, 美國醫院協會HRET) 發展出來的,建議參考的資料,還有CMS為門診醫療發展出來的6個Metrics(指標)。

有了這些概念以後,我們就來談談疫苗注射的一些問題~

在前述媒體當中,問題一:最聳動的,莫非是大陸的假疫苗或毒疫苗事件,結果遭重罰400億台幣,難怪陸客媽媽想帶寶寶來台打預防針!

但~格友們,您覺得質疑疫苗品質的媽媽,難道不應設法參與醫療嗎? 該問的不敢問或參與監督品質,如果消息不靈通又放棄權責,醫療安全堪憂是必然的。

問題二:不久前,在香港有家醫院的21位員工,原定要打流感疫苗,卻通通被自己人誤打了破傷風疫苗,犯錯過程竟然沒被人發現有任何異樣,並將錯誤攔截下來~可惜從媒體報導不知詳情。 

問題三:幾天後,媒體再報,在台東另有一位醫師之子,被重複施打四合一疫苗。離譜的是(推測),在香港發生的Case竟然沒人(Person)與施打者間,有任何關於接種疫苗的衛教或討論,還是太相信自己人,或單純像新竹馬偕事件一樣,因外觀相似而犯錯,不得而知。而國內這件6歲孩童的意外事件,有母親陪伴在身邊,但我們還是懷疑,家長對「黃卡」的健康知能不足,或整體警覺性不夠,或不知如何Speak Up,事後有人問媽媽怎麼了,沒參與嗎?

其實大家之間的溝通都出了問題~事後才講當場沒有三讀五對(對疫苗注射應該不適用)都是無稽之談,施打者未告知當時要打的疫苗是什麼,家屬也沒問?

不管是Person、Patient 、Family或醫護人員,都有應該扮演的角色,但小孩子不懂事,全賴給院方的說法也是見仁見智。在此想要強調的是,接受醫療處置時,PFE當事者或家屬的積極參與很重要!

問題四:兩天前流感疫苗已經開打了,某醫院因為一分鐘可完成一個案例的超猛效率而上報,看來這是讚美的報導,暗示著等候時間越短越好,但~雙方都沒什麼溝通的情況下,安全嗎?

如此趕時間的醫療作業,如再繼續下去怎不令人擔憂呢?

注射前,或許該過濾的問題及注意事項,全都被張貼在牆上或印在衛教單張上,要您自己看!在台灣通常省略問診的地方很多,也沒人說話,沒給時間發問的「知情告知」在台灣是常態。

當場很快就可看到護理師,已經開始在伸出來的手臂上做消毒了,這些簡單的步驟,或許真的可以在一分鐘內完成???

但所謂「完成」」是指完整的計算時間,從接受打疫苗的人來報到,先確認其身分無誤->再確認該過濾的問診事項及應告知事項->才準備疫苗->執行注射疫苗前後的手部衛生及注射動作至拔針,如有戴手套(有爭議),還要脫掉後,再次洗手,所以"更不可能"在一分鐘內結束。

沒戴手套者,恐碰到少數在拔針後,從針孔出血的案例,而不小心被污染,無論如何,站在病人安全的立場,格主有話要說。。。

從日本的觀點,「一分鐘完成一個」,或北部某醫學中心一個早上完成700位的壯舉(冒著風險?)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媒體報導只會誤導民眾,讓沒有醫療背景的民眾認為疫苗注射沒什麼,可以馬馬虎虎~再次強調"健康知能"很重要,"積極參與"更重要,如兩者都沒,任何一種預防注射,您不一定安全!

日本一年發生8600例疫苗給藥錯誤,其中佔最大宗的就是,施打間隔錯誤,與病人及家屬有無參與醫療(PFE),進而發生醫病溝通的問題常有關連,這是可以瞭解的事。

在日本施打疫苗的工作,是由醫師親自執行,當然醫師也會犯錯,以接種流感疫苗在琉球那霸市為例(2018年 10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高齡者接受公費疫苗注射,一律使用統一格式共4頁的通知單,內容包括:
*個資
*自願接受施打者需要先填妥12個問題的問卷(問診單)
*說明及衛教(與其他疫苗接種的間隔時間,不適合的情形,要注意的其他疾病,接種後注意事項等)
*可提供預防接種的醫療機構一覽表
*接種疫苗需登記批號(Lot Number),劑量已明載0.5 mL
*以及由醫師勾選適合或不適合施打,雙方都要簽名的欄位
以上是日本與台灣國內的差異,僅供參考。

結論是,Person & Family Engagement(PFE)是病人安全的新邊界,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與安全,打預防針的學問很大,種類也多,原則上雖然都很安全,但捍衛該有的立場與尊重,人人有責。


*日本琉球那霸市高齡者接受公費疫苗注射通知單





<延伸閱讀>
疫苗接種安全性的新話題與病人安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