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媒體報導北部某醫學中心的一位男性住院醫師,疑似遭主管霸凌(Bullying)而跳樓自殺身亡,雖然家屬主張有霸凌的事實,但遭院方否認,在此暫不討論媒體報導內容的真假,格主僅針對病安訪查時,目標(二)病安事件的通報件數當中,有多少件是暴力事件要提出一些看法!

有友院夥伴問我,當初不是因為發生多起急診暴力事件,而要求訪查委員要看一下各醫院大概有幾件嗎?這表示全國都有共識要重視了這件事情~事實現已立法成功,期能嚇阻擬施暴者,要多加考慮自己的衝動行為以免觸法,總算有了一個交代。

昨天就有網友來問我說,像媒體此次報導的案例,如果真是職場上的霸凌,可不可以當作暴力事件作通報?

我的回答是當然可以~因此推測今後的TPR系統應該會增加不少吧!所以到底霸凌的定義是什麼?

霸凌是不講理、故意的、反覆的、有Power不均衡(Power harassment、大欺小(上司對下屬或部下)現象的各種攻擊行為,以語言verbal攻擊人家的類型最多(語言暴力),也有Moral harassment的說法,如:嘲笑、諷刺、辱罵、大聲吼等精神虐待,也可以是肢體攻擊如施暴、拳打腳踢、比手勢威脅,也包括抵制對方參與或加入群組或團體,惡意隔離某人,stalking(跟蹤),甚至在網路上霸凌,製造心理負擔。以上有好幾樣霸凌都是犯法行為,受害者也有可以申請職災的情形。

對一般人而言,在職場被霸凌的經驗,可以高達全受僱者當中的75%。美國2017年的調查報告說約60%,澳洲在2016則有學者推估一輩子當中,將有50%的人在職場上會遭遇霸凌。


本文比較關心的是在醫療領域的霸凌,挪威學者Nielsen在2015的美國公衞雜誌上曾發表,因在職場遭霸凌的人約佔4.2-4.6%,而導致受害者有輕生或自殺念頭的佔3.9-4.9%,兩者之間似乎有先有鷄或先有蛋的關係,要論斷何者為先並不容易。

全球每年至少有80萬人以上自殺身亡,其中因職場霸凌而自殺的統計,在國際間已有無數的報告,此外在日本的醫院住院醫師懷疑受霸凌又過勞而自殺,即所謂的過勞死(必需符合定義)案例,而獲國賠的已有好幾個。

Healthy Workforce Institute建議,同事如有親眼目睹On-the-job violence即是指霸凌(Bullying),應有見義勇為的態度與行動,幫助搜集證據,並可以不具名方式告發通報,也可當場介入,比出暫停Time out的手勢,Name the behavior比如嗆他「你大聲吼人,這樣不妥!…」,並事後給予心理支持~所以旁觀者(bystander)應該扮演的角色也倍受注目。


美國護理團體(AACN)曾報告,護理人員會通報職場暴力的只佔30%,被霸凌的受害者有40-90%,都不敢講出來(Speak up),所以也期待看不下去的同事,能挺身而出並主持公道。根據媒體報導,國內最近跳樓自殺的住院醫師,據說曾向院方反應,但未受重視或受理,或許是真的旁觀者都沒人理。

統計上,霸凌最常發生於護理人員(Johnston,2010),在受訓中的年青醫師族群,好像也不是太罕見。男性醫師的自殺率較女性醫師高出2.27倍,但在英國,據說非洲裔及亞裔及女性住院醫師(junior doctors)醫師較常被霸凌。

去年5月,僅僅相隔5天在紐約大學 Langone 醫學中心,連續發生兩起住院醫師自殺案,媒體報導也都懷疑是因霸凌所致。

因為遭霸凌而自殺的醫師,在生前常有精疲力竭(Burn out)及憂鬱症Depression的身心狀態,在這樣的狀況下,執行任何醫療行為都有可能增加風險好幾倍,因此~霸凌是會影響病人安全及Outcome應該是沒有爭議的。

總而言之,霸凌已經被定義:是一種最常見的醫療職場暴力或破壞性行為disruptive behavior,會造成職埸不健康(toxic work environment),確定對病人安全有負面影響,因此美國評鑑機構,早就有要求所有受評醫院要正視此問題。佔在病安的立場,我們必需鼓勵通報異常,並請醫院高層要更重視職場的健康,關懷職場安全,譴責暴力包括霸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