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10 月,是例行性也是全球性的健康知能(Health Literacy, HL)廣宣月,由Helen Osborn 於1999創立至今已經有很多年了。眼看這個月就快要過去了,格主深感它在2020年的重要性別具意義,決定不能省略pass過,再來響應一下。

所謂的HL 倡議者也可稱為champions其實並不多,但是再多也不夠,因為學無止境,需要提升認知程度的東西實在太多了。近年的重點包括社會高齡化、各種流行病的蔓延與預防及醫療費用高昂的社會問題,這些都與格主所倡導的病人安全息息相關,但事實上HL的文獻中卻很少提及病人安全,有些令人失望~

上個月在國內的很多醫院,都為了病人安全而忙碌了一陣子,這是因為病安週(Patient Safety Awareness Week)提早舉行的關係(原因不明)…. 無論如何,在健康知能廣宣月繼續加強響應,或廣宣病安概念應該也是滿有意義的,只是目前發現在國內,似乎還是沒有太多人重視"健康知能不足"的問題,包括~病人安全及健康風險管理,總是希望提升大家上網搜尋的目標與功夫,不要成為錯誤訊息及假新聞(Fake News, Disinformation)的受害者。


本月10日是WHO推出的World Mental Health Day,今年應該是因為新冠肺炎嚴重影響了大家的生活,醫療人員在職場因緊繃精神狀況難免會出現問題,所以精神衛生顯得格外重要,剛好可視為是延續世界病人安全日的「季節限定」主題,工作壓力造成的身心問題如Burn Out(職業倦怠), 第二受害者症候群(Second victim syndrome)乃至自殺防治應該都是廣宣的重點。我們不能只有5分鐘的熱度,此刻也是宣導(為病人安全發聲)=Speak Up 運動的大好時機!健康知能的新定義可分成兩個部分~即是:
1. 個人的Personal HL及
2. 機構的Organizational HL
所以大家必需體認,為了讓全民健康的行動,除了個人有責任以外,各機構(Org.)也有社會責任要確保相關訊息可以被簡單Navigate(搜尋及導航),並理解後進而篩選並活用,而非常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必需找到各種方法去改善醫療溝通。

健康知能,本來就是WHO推出全球性健康目標” Healthy People 2030”的主軸焦點:醫療人員的「職安」,包括新冠肺炎大流行下的職場安全,正是各國關注的熱門話題。

因為格主創立的台灣病人安全同好會(TPSCC),在不久前與美國病人安全運動基金會PSMF簽定了同盟(Allies)合約,期能為安全照護同心協力(#UniteforSafeCare),剛好延續上個月,由病安同好會主辦在台中國家歌劇院舉辦的大型病安健走暨點燈活動,這個月也可以利用HL廣宣月拓展明年也會維持的目標,強調之前已經為民眾教育推出的美式智慧就醫幫手APP Patient Aider(繁體中文版),以及適合醫療院所的APSS(Actionable Patient Safety Solutions)原文版,其他可以增進病安知識的包括格主個人的臉書、部落格(病人安全文化塾)文章約800篇、po在YouTube上有中文字幕的微電影(共3部),以及病安同好會長年推廣的口訣:「問到底」、「說到底」、「傳到底」等等…..格主覺得懂得去哪裡找資料,向誰發問和懂得怎麼問確實也很重要,趁此機會,再次自我推銷一下。

順便提一下國外的情形。美國政府衞生單位(health.gov)鎖定了在今年10月間,要提升民眾對:
1. 乳癌(National breast cancer awareness month
2.健康知能( HL Awareness Month)及
3.健康照護品質 (Healthcare Quality Week 10/18-24)的認知
這些節目都把教導醫護人員如何衛教民眾與溝通當作執行重點,但目前已接近尾聲。
在日本方面,HL最基本的定義是指一個人對健康訊息的「取得」, 「理解」「評估」和「運用」的能力,近年則有公衛學者繼續精進可量測一般民眾的健康知能的工具如14-item Health Literacy Scale (HLS-14), eHealth Literacy Scale(eHEALS)及歐洲與亞洲的量測尺度的國際比較,即針對健康照護,疾病預防及健康促進3個領域及前述4種能力HLS-EU vsHLS-EU-Q47日文版

值得參考的幾個HL策略是:
1.把醫療溝通技巧當作是Universal Precaution,視同感染管制的所謂「全面防護措施」那麼的重要!
2.因為有全民健保制度,所以全民皆需參與是必要條件
3. 提供必要的在職教育訓練,並善用科技、工具及模擬演練
4.加強社區民眾教育
5.健康訊息與溝通的調查/量測必需全國標準化及透明化
6.講故事(分享個人或單一機構的成功與失敗經驗)  

總而言之,健康知能不足的問題根據美國文獻推估,可能波及他們50%以上的民眾,但政府衛生單位的決策者及醫院高層往往對此不夠重視卻是事實~台灣的現況(新住民,低收入族群,父權主義及不太會問問題…)有可能比他們更好嗎? 連日本的研究報告也自認,他們的健康知能水準低於歐盟諸國,那麼台灣應該如何定位自己呢?


格主從病安領域的觀察是,我們的問題比美國、日本及歐盟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醫病雙方皆是,即便自認是「知識份子」的社會賢達也都屬於健康知能不足的族群。結論是~和病人安全(教育)一樣,提升健康知能的成效取決於領導者的能力與決心或Leadership。從長程計劃來看,台灣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台灣加油!





<延伸閱讀>

健康知能Health Literacy與病人安全         
病人安全與健康知能? 健康識能(Health Literacy)?    
健康知能廣宣月(Health Liteay Moth)又來了! 
2015健康知能廣宣月與病人安全 
深入淺出的為病人安全發聲(SPEAK UP)     
*www.ahla-asia.org
Health Literacy and Patient Safety ,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