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安全的基本條件,是離不開有知情告知Informed Consent的文化。最近從媒體報導得知,成大醫院有一位醫學院二年級學生曾經以第三助手身分,被安排跟刀並進行縫合手術,而在醫界議論紛紛尷尬
雖然院方有出面說明,該醫療行為是在有上級醫師指導的情況下執行,聽起來似乎病人並沒有因此而怎樣,但衛生局是否會放過他們,倒是有很多人質疑。院方似乎又為了捍衛自己的立場,還補充說明該學生早就立志要當外科醫師,也曾經利用假期來院實習等等…..,
但卻始終未提及有事先讓病人知情,並取得同意的事實。

從病人安全的立場而言,有無尊重病人才是關鍵,所以被認為在倫理上這樣的行為是違反常理的。

雖然這樣的行為在教學醫院或許並不足為奇,也確實有其灰色地帶,因為完整的訓練計劃,或許並沒有明確規範二年級的受訓者,可以參與或執行哪些處置或臨床工作,據說五、六年級生,比較有可能獲得幫病人縫合的機會,但此案例的詳情不知。


在國外先進國家的開刀房裡,尤其是醫學院附設醫院或大學醫院,如果要調查真相是否與媒體報導內容相符,通常還要靠調閱錄影帶,或開刀房裡的黑盒子才能知道案情是否如此單純或有隱暱。無論如何,此案情爾後似乎未再有後續發展,都很值得大家再追蹤結果。

以當今台灣的醫療現況,二年級的醫學生顯然是一個沒有執醫證照者(Unlicensed),理論上,執行任何醫療行為都算是非法或違法,應該沒有爭議,依訓練計劃的一般常識,第二年的學生也不屬於可被授權(Uauthorized)執行縫合的身分。


讓二年級
醫學生執行縫合而且沒有知情同意一事,被批沒有倫理(unethical)其實也沒錯,這在美國即是通稱為「魔鬼」手術Ghost surgery的另一種形態,而且在美國真的有可能會挨告(因為有律師專門在接這種案例,替這些不知情的病人提出訴訟並要求精神賠償)。而身為老師的主刀醫師,也有可能被追究「濫權」及包庇不符資格的人讓他執行不法的醫療行為,實在划不來。
結論是該學生並沒有資格執行縫合,醫院也沒有提出訓練計劃可以佐證,或授權給該低年級學生執行縫合,主刀醫師也沒有提出證明有知情告知(電話錄音或書面)的程序言及將由學生執行縫合,因此衛生單位可能認定醫院在管理上有疏失。

原本爭議事件,應該就此回歸醫學教育及醫學倫理。基於病安文化的基本概念,對此案例的林林總總可能因為看不下去,而通報異常(Speak Up, Speak Out)的人,我們必需給予肯定。也希望處理此案件的主管能維持"公平公正Just Culture",尊重病人以及當責(Accountability)的態度,讓大家都能成為嬴家。

<延伸閱讀>
魔鬼手術(Ghost Surgery)與病人安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