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愛聽故事,到底病安故事與病安數據何者較重要呢?這曾經是一個被爭議的論點。


近年的病人安全不但注重實證醫學(EBM),也開始注重「大數據」的運用,讓只靠講故事去推廣病安的策略,有時候沒有辦法太令人信服而面臨瓶頸,因此堅持要看數據的人確實也有他們的的道理。

敘事醫學(Narrative Medicine),則是用來描述病人病情和遭遇suffering的一門學問,偶而可以打動人心甚至療癒自己,其實也是醫學教育非常重要的一環,但它與一般認爲的講故事不太一樣。


其實每個醫療疏失的背後,其受害者victims都有一條故事值得分享借鏡, 而講故事對朔造醫院形象也是公關Public Relations常用的行銷手法或策略,可見運用說故事的技巧在病安領域有無限大的發揮空間。

格主非常肯定説故事的重要性,但並非由當事者或家屬親口說出而不夠生動或逼真,無論如何都不是太有成就感,因為在公開場合曾多次提及,但卻發現不容易說服任何人,因此在最近舉辦的一個病安論壇中,又再次期待台灣的病安文化會可以漸漸接受這樣的轉形讓説故事成為蛻變的催化劑,甚至為這樣的平台和公益團體Patients For Patient Safety(PFPS)催生。

在報章雜誌上偶而都會看到,哪裡又發生了重大的病安事件甚至被刊登在全國性媒體的案例,各種死亡率、災情、疫情都有數據呈現,但對記憶數據很棘手的人或是根本不想去記它的人,過了幾天大概都會忘光光,如果有令人動容或慫動的故事就會留下難忘印象,到底哪一個比較重要呢?



其實兩者都很重要,說故事(案情的描述)比較容易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是不爭的事實。
美國病人安全運動基金會的官網上,據説多年來至今已經收集到140+起病安事件的故事,對發展病安實有莫大的貢獻。

加拿大的病安團體也闢了一個園地特別針對patient stories. 美國的知名病安倡議機構Patient Family Advisory Council早在2005年就已成立,後來美國有許多州政府紛紛規定,每家醫院都要成立病人家屬諮詢或稱顧問委員會,他們就是一個超重視Story telling的團體。ISMP又是一個非常大力推廣為了用藥安全要「説故事」的指標性團體。

以美國為例,病安史上超有名的故事,包括很多都是曾上過媒體的烏龍事件例如Libby Zion, Josie King,  Jesica Santillan, Lewis Blackman, etc…這些故事都有令人悲傷的一面,長遠來看也都有它們的正面效果,對發展美國的病安功不可沒。

近年PSMF 一直都在其網站上,廣邀各界人士提供3500個字的病安故事,其中有部分已製作成短片。最近的投稿規定中必填的基本資料還特別問到,是否與新冠肺炎直接或間接相關。反觀國內,可以拿來當作病安教材的故事並不多,其實應該會有很多,因爲國情不同,未被公開而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格主呼籲至今,一直覺得沒有什麼成效,只擔心為何國人對醫療透明化的價值觀如此地排斥與抗拒。這也是病人安全在台灣進步緩慢的原因之一,或許我們在國內需要成立所謂"Story Gathering Project Team"。

此外,為了病人安全講故事的運用範圍可以包括以下各種情形:

1. 藉由多元的媒體平台加強朔造醫院品牌
2. 針對員工積極推廣重視職場安全的概念
3. 介紹醫院導入斬新的安全管理策略。例如:有高層參與的安全巡查Safety Walkrounds及高信度技巧High Reliability Skills
 
4. 闢專欄為病人及家屬提供就醫安全衛教資料

5. 表揚對醫院安全管理明顯有功的員工或有卓越表現的團隊。如:發表倫文或獲邀演獎受學界肯定的事蹟
6. 報導醫院響應年度病安週活動的訊息
7. 利用電視牆、短片製作、醫院刊物以及衞教單張以達到廣宣效果和民眾教育

總而言之,説故事就是要與讀者分享經驗,或讓適當的人記取教訓以免犯同樣錯誤或遭遇同樣的傷害。建議國人遲早都要順應潮流改變,成為比較成熟的社會價值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