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WHO)對我們台灣而言或許是一個又愛又恨,並不是太友善的機構,主要是因為台灣近年一直要爭取以觀察員身分獲邀WHA大會,但遭受中國打壓而連連失敗。所以有人問格主:他們既然不讓我們參與,我們幹嘛還要理他們呢?…

Well~其實說來話長,但格主還是要簡單說明一下。其實推動病人安全應該是沒有分黨派或顏色,而我們TPSCC(台灣病人安全同好會)只是和PSMF(美國病人安全運動基金會)是同盟Allies,有簽合約的關係。

TPSCC和PSMF兩者都不是代表政府,同樣都是非營利組織,只顧推廣病人安全文化的權利與義務,沒有金錢來往。政府目前走的是親美反中的路線,尤其是美國在7月已經宣佈退出WHO,台灣接下來會採取什麼對策,是否會受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尚有待觀察,而世界病人安全日(World Patient Safety Day, WPSD)就近在眼前,對病安世界而言,算是一件大事,我們還是要遵守與美方(PSMF)的諾言,9月17日還是好好地給它「走」下去(Walk for Patient Safety)。與我們結盟的PSMF創辦人Joe Kiani先生(明顯是民主黨的支持者),過去幾年(2012年~)的PSMF高峰會議上都有政治人物,如柯林頓Clinton是每年都會到,拜登 Biden也來參加過,其他還有好幾位死黨的國會議員,也會到場幫忙撐場面或從外面直撥會場喊話,今年的虛擬直播也聽說有幾位已答應回籠支持。


在國際方面,從第一次由WHO主辦的部長級病安高峰會(London)開始,第二次高峰會在德國Bonn,第三次在東京及第四次在Jeddah都能看得出來,PSMF以特殊身分積極去卡位,從不缺席,並與英國 Liam Donaldson, Jeremy Hunt(英國前外交大臣)及WHO譚德賽Tedros等也拉得很近,難怪這次PSMF針對WPSD發佈的主題與WHO公開的主題及口號,差異並不大,都是強調"醫療人員的安全就是病人安全"。


反而PSMF還比WHO提早一個月以上就率先發佈消息,可以想像他們消息比別人靈通是有原因的。

其實,制定WPSD的概念,聽說是從第一次的高峰會就有人提出,第二次在德國舉行時,本來在德語圈國家(奧地利及瑞士),就已經固定在近幾年每逢9月17日都會共同實施病人安全日的廣宣活動,當時德國以地主國的身分,非常積極地想要促成這個長態性的節日,在第三次高峰會議時主流派仍續凝聚共識,但未定案,最後在2019年的WHA終於獲得全會員國(194)一致通過,並正式決定同年的9/17是首次WPSD,所以2020的9月17日算是第二次的世界病人安全日,但台灣真正展現熱情以實際大動作響應WPSD的作為,今年應該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尤其是以健走及點燈的模式響應,更具歷史性意義,也有機會透過同盟好友PSMF讓全世界看到。

以下主要訊息都是「最近」才出現在WHO官網上,但我們實際採納的是Unite for Safe Care運動(主辦是PSMF,協辦是美國麻醉學會ASA,ISQua和Leapfrog Group),但古早味的Speak Up已經不流行了。我們主辦單位TPSCC期望參與活動者都能先有一些概念,以免盲目跟著起舞的人,卻完全不知所以然。

Theme: Health Workers Safety: A Priority for Patient SafetySlogan: Safe Health Workers, Safe PatientsAction:  SPEAK UP for Health Worker Safety
對醫療人員的安全如有疑慮,要勇敢地說出來
Campaign color: Orange
當天夜間可於當地代表性建築物或地標點燈色燈,以示支持



<延伸閱讀>
最新發展–2020世界病人安全日的主題與口號已出爐
病人安全運動基金會預告以醫護人員為中心的世界病人安全日活動
響應2019世界病人安全日(WPS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