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位病安夥伴有點害羞地,請格主可不可以比較詳細說明,為何同一個病人的ASA-PS(原來是第二級P2)在相隔沒幾天的第二次小手術(補皮)時,被另一位麻醉醫師改判為第三級P3?


我倒是很好奇地反問她,病人在第二次麻醉前諮詢門診時,曾經向醫師補充說明過任何疾病嗎?

據瞭解,原來當天陪病人去諮詢的太太稍為多嘴了一點,她抱怨要開刀的老公依照醫囑,每天戴著CPAP 面罩睡覺,還是打鼾的聲音超大的,害得她長久以來嚴重失眠,雖然是題外話,但她順便請問我的意見是否應該開刀比較好?我回答她,我聽懂了。

這是因為第一次「麻諮」時,醫病溝通內容並未提及呼吸中止症候群。此案例是因家屬主動告知第二位麻醉醫師,但實際上,只要醫師有詳細問診,很多P2的病人都會變成P3,這並不奇怪。


無論如何,針對麻醉風險分級,我完全同意不同的麻醉醫師,往往會有不同的判定結果,雖然麻醉方法可能維持不變。那就讓我們來從頭說起複習一遍好了。

ASA-Physical Status Classification System,此分類是美國麻醉學會於1963年制定的麻醉前的風險分級制度,目的是要用來評估(Assess)與溝通(Communicate)病人在手術前的生理或身體異常狀態(Co-morbidities),至今已沿用60年以上的內容,原則上是手術團隊及病人/家屬應該都很關心的事,然而針對其細節,一知半解的人卻佔大部分。


主要原因可能是,大部分的術前評估時間太短,同意書內容太過於簡單,只有壟統帶過也沒有具體舉例。以下格主將先從分類的定義作說明,也是在書面上(或同意書上)常見的縮寫即ASA-PS(P1~P6),重要的是,單純使用PS並不能預測手術全期可能發生的醫療事故,因為手術及麻醉有太多種風險和有太多變數,不宜一概而論。


ASA-PS 或稱ASA score雖然是業界的共同語言和基本常識,但意外的是,並非人人皆知。

第一級(P1)=正常健康的(病)人
第二級(P2)=輕度全身性疾病的病人,原則上不影響身體功能,但有些疾病並非真正”全身性”第三級(P3)=(中)重度的全身性疾病,有影響身體功能的病人
第四級(P4)=重度全身性疾病,其嚴重度足以威脅生命,統稱Incapacitating diseases
第五級(P5)=瀕死狀態的病人,病人通常在24小時內,無論有無因此而開刀,都可能死亡

ASA在1980年以後追加了第六級(P6)分類,這是專指已腦死的器官捐贈者(Donor),以上狀態如需要執行緊急手術時,會在PS縮寫為P(如阿拉伯數字3)後面另加註大寫的英文字母E,就會變成P3E。E則是代表Emergency,緊急手術原則上適用於病人如果延後開刀可能會威脅其生命或影響預後的情形。

以下則是包括2014年10月ASA針對各級分類(PS)追加的例子: (不限於只有這些)
P1: 沒有抽菸或喝酒習慣的健康人。
P2: 現在仍有抽菸的習慣,在社交場合也會喝酒。懷孕,肥滿症(BMI 30-40之間),控制不錯的高血壓/糖尿病,輕度的肺部疾病,輕度哮喘,小感冒,70歲以上。

P3: 沒有控制好的高血壓/糖尿病,高度肥滿(BMI 大於40),活動性肝炎,心臟血管疾病,如心肌梗塞,腦中風,TIA,CAD含支架手術的病史在3個月以上,60週以下的早產兒,中度心衰竭,酒精中毒,有定期洗腎的末期腎衰竭ESRD病人,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 身上裝有心率調節器Pacemaker者,睡眠呼吸中止症Sleep Apnea。
P4: 近3個月發生的心肌梗塞,腦血管障礙(CVA, TIA),虛血性心臟病(IHD),高度心臟衰竭,或心臟瓣膜疾病,未定期洗腎的腎衰竭,癌症末期,敗血症,嚴重休克或脫水。
P5:腹部或胸部主動脈瘤破裂,重症外傷(Major trauma),顱內出血併腦幹壓迫,多重器官衰竭(MOF),敗血症,腸阻塞併壞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